她半夜收到学生大哭的语音,声比身边未满月的孩子还大。
那一次,是学员所报专业换参考书目了。

周五早第一节课,陶蓉点名
入行5年了,陶蓉已经习惯这样
老师的微信里,藏着考研人的10万种秘密~_陶蓉(老师的微信名叫什么好)插图
24小时的警备在线,终于是敢说对90后的娃娃们了如指掌。
一批95后涌进校区的时候,她急忙拽着新入职的毕业生,请教“可不可以对他们严厉点?”
作为 一个自称资深的学管师,陶蓉面对新学员时还是有些慌乱。
每个学员的目的虽然相同,但诉求就说不好了…
过来校区要考研的人,是并肩作战的小兵。
陶蓉们要听从司令的命令,谨遵政委的要求。
有时候大喊一声“冲”小兵会血气方刚,大开杀戮;有时候,你要 他换掉步枪,架上狙击枪端起他胳膊说瞄准点;而有时候,你只能递上一封“家书”,安慰他别放弃,等你胜利。
陶蓉这样比喻自己。

暑期入班,此处集团领导出没
那些日子陶蓉已经忘了怎么过来的,只有那本《活着》一直在床头保佑着。
他们是考研人嘛,压力太大了。
一年中最难熬的两个阶段:暑假和寒假前。
大考前的紧张自不用多说。
而教室左侧同事画的超丑“距离考研还有150天”,像一个嘀嗒作响的背景音,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那些“我底子好,不着急”的想法逐一被击溃。
每每在暑期绷不住的孩子,都让人又恨又惋惜。复习已经进入强化阶段,前功尽弃极其容易在松懈中实现,而未醒悟来不及加入备考大军的“名校之子”又常常让陶蓉们替他们提心吊胆。
毕竟,有人满载而归,自然就有人半路折戟。
自习室里那个胖子
这个时候,哭的孩子很多,甚至是男孩多于女孩。
“高三的时候,你也这样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吗”陶蓉有次笑着逗一个比她高出一头的大男生。“老师,说实话,没想哭,就是集训自习室老不走的那个胖子,我才知道他跟我考一个院校一个专业。你说这特么只招四五个人。”

集训自习室里可能有“胖子”
反正到暑期强化这一步才是广大学子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自我放弃的一小步,不少考生在这一步已经开始爆肝炸肺补脑了。
陶蓉见多了死拼名校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被偷的资料写满了笔记
资料是考研人的枪,长矛,是背包里的干粮。
周六来上课,埋在背包里狂找的学员,八成是个糊涂鬼,又或者是个倒霉蛋。含金量是评判资料的通用模糊词语,每个考研人听了都会两眼放光。总有人苦苦哀求陶蓉,老师再给我一本吧,这还是好的,毕竟有所挽回。
大多数时候,被偷的丢的,是学员一个月的上课脑子容量、自习室里反复构建的框架和灵光乍现的小得意。
陶蓉只能安慰“脑子还在就好啊”
打扰你了,老师
崩溃是常常有的,欣喜也紧随其后。
陶蓉每次在教室门口点名的时候,最前排一个女孩总头也不抬的应声“嗯”就扎进红红绿绿的笔记中。
她记得女孩暑期入班时给她发的微信“老师,谢谢你今天 我搬行李,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题,我私发给答疑老师就可以吧,太晚打扰你了,还想问你,我英语现在跟课,最后上65问题不大吧?还有,我看你之前说的学习周计划,我想改天和你再聊聊…谢谢老师,辛苦了”
孩子努力用客气缓解着焦虑,陶蓉觉得这是分内之事,他们太见外。她总是耐心温柔的回复“当然,认真上课肯定行,明早见聊哦,晚上不要复习太晚,早点睡”

里的考研女孩们
不是每个学员,陶蓉都印象深刻,像女孩这样的苦学小孩,最可爱。
因为她是愿意冲锋又听规劝的兵,一定是个大胜仗。
老师,好好管我家孩子
“我被我妈送来你们这,这感觉酸爽的特像楼下的小升初辅导,看,给我带的新时代“生命一号”口服液。
“咱们这次要鲤鱼跃龙门”他爸拍拍孩子,是个哥们式的鼓励。
“会不会有压力,对于父母的期待”陶蓉小心地和学员进行第一次沟通。
“有吧,但是我自己的期待,会更大”
“老师,我是成年人艾。”

陶蓉:“我当时就猜到他是体育生,很帅的”
学员们其实已经不是父母眼中需要鞭策的家中考试人物。
大多数会对自己负责。
比我大的考研隐形人口
在职考研人每年的比重,堪比二战。
只有周六周日来上课,有时候电话和微信也不及时回复。
“但是他们来上课都超认真的。”
在职考研人往往分两个极端特征,一个是纯粹的小白,院校专业迟迟难定,英语也是难啃难攻,会突然发微信说“老师,明年继续报你们的班,会不会给我优惠”。而另一个是大佬,奔着讲课的老师疯狂做笔记疯狂点头,操心就比较少。
她见过三战四战的战神,有个学员苦笑着告诉她,这两年就像神农尝百草一样,尝遍了各种焦虑与失败。
“我感觉最不容易的是他们”陶蓉多的是佩服。
有罪的偷懒念头
也有调皮捣蛋的翘课学员,陶蓉骂一句,再给个糖吃,像哄自家孩子。
“我真是不明白,花了钱来上课,要图个热闹吗”她向同事抱怨。95后小孩子猫一阵狗一阵的,她要负责恐吓他们,今天落下了,有可能我们明年来要再见哦。“学员也知道要好好学,可谁没个偷懒的小念头呢?”

陶蓉核实没到的学员
每在电梯口堵住迟到的孩子,他们都急急说“老师老师,我来啦来啦 ”又好气又好笑。
的学管师团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先做厉师,再做朋友。
顺便谈个恋爱
每年暑期集训都有公认的大美女和小帅哥,这是陶蓉们饭后谈资。
至于偷偷或者光明正大好上的一对,都少不了挨她一顿调侃,再支着耳朵听几句唠叨。
大美女总是容易被考研之外的“小确幸”盯上,有偷偷陪着熬自习室的,有中午被送一小盒西瓜的,还有主动过来讲数学题的。

最后走的一个人,回去只能洗洗睡了
谈恋爱在考研的气氛里变得不合时宜,又变得励志感人。陶蓉一般做不了情感大师知心姐姐,她本能的劝两个小朋友:学习!学习!最重要!
但22岁的小朋友不再是触碰“早恋”红线的委屈蛋。
他们当然知道,考研最重要,要是有个对象也挺好。
永远都实现不了的夜跑计划
你不会胖?来来来,考个研
喝奶茶胖的,坐久胖的,爆吃胖的,熬夜胖的,特么有可能是抑郁胖的…
关于考研会胖的谜团,众说纷纭。
“自爆自弃者甚多”
自称夜跑散散心,顺便减个肥的也不在少数。
陶蓉和学员一对一建设暑期复习计划时,都会不厌其烦的加一句:晚上九点半结束自习,出去跑一圈,超爽的。

集训营里适合晨读的跑道
首先打脸的就是她自己。
晚上9点,微信轰炸过去“课堂作业怎么还没交,本周六会组织随堂测试,明早10点前,一定要发给我!”
夜跑在考研界里,是个奢侈。
因为如果早晨六点半才睡醒,是对考研最大的亵渎,这是集训跑道边晨读者坚定不移的信仰。
你可以早点睡
当然,我又不是魔鬼教官。
考研竞争的激烈,有时候是招生目录上的数字,有时候是身边的熬神,更多的是内心的嗯嗯嗯嗯嗯…各种情绪。
反正激烈程度就四个字“狼多肉少”
整个行业都是这样,陶蓉算了算,之前这种拼命地备考劲头在十月份才有,现在早已提前到暑期前,甚至是四五月。
几乎没有人会挂嘴边说“战线太长,不好”那是天生学霸的资格。
大家都会说“笨鸟先飞”或者“扶我起来,我还能学”
毕竟,很多人考研是孤注一掷的事情。
可是,陶蓉还是会劝她的学员们:劳逸结合,喝点奶茶,差不多就睡吧…

自制力这个时候变成天生的了
弦绷的太紧,半夜发微信找我哭的人会更多,她大笑的说。
应该给苦学的孩子一点透气的时间。
不深入考研大军内部,你永远不知道他们这一年经历了什么。在千篇一律的背诵计算思考,翻书记笔记中,藏着每一个孩子独特的小小苦涩和小小成长。
至于前方是风急路滑还是一片坦途,无人能预知。
但别怕,一切都会渐入佳境的。
而我,能 到他们就好。
陶蓉笑起来,像个暗藏战斗力的高三班主任。

彻夜不灭的四个大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