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民族学考研:正统哈里发时期和倭马亚王朝时期的波斯人

正统哈里发时期和倭马亚王朝时期的波斯人

7 世纪初期,伊斯兰教在麦加和麦地那兴起,进而扩展到整个阿拉伯半岛,成为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兴宗教。 至7 世纪中期,阿拉伯人在伊斯兰教的旗帜下征服了雄踞中东的拜占廷帝国部分地区和萨珊波斯帝国。

伊斯兰教兴起前夕,萨珊波斯帝国已出现衰败的征兆。 在614 年和619 年,波斯帝国分别攻占了耶路撒冷和亚历山大城,似乎即将控制整个中东地区。⑤但实际上,战争消耗和宫廷开支已使帝国不堪重负。 此后数十年间,萨珊王朝政局动荡,冲突频仍,美索不达米亚重要的灌溉系统遭到忽视和毁坏,饥荒蔓延,疾病肆虐,国势日益衰败。

在萨珊帝国国势江河日下之时,强悍善战的阿拉伯牧民受到宗教狂热的鼓舞,从西南方侵入帝国。 卡迪西亚战役(q-adisiyya)前夕,阿拉伯人指挥官赛义德·伊本瓦卡斯(sad ibn-vaqqas)派遣使者前往泰西封拜见波斯国王雅兹德戈尔德三世(yazdgerd iii),劝说他接受或尊重伊斯兰教。 波斯朝臣嘲笑贝都因人衣衫褴褛,把他们的刀剑比作女人的针线。 波斯国王蔑视地问道:“你们就是吃蜥蜴肉、喝骆驼血、活埋自己孩子的人吗?”贝都因人答道:“是的,我们虽然饥贫,但安拉会指引我们走上富足的道路。 现在你们可以选择武器与我们一决高下。”①

637 年,萨珊人与阿拉伯人在卡迪西亚平原决战,赛义德·伊本瓦卡斯率38000 人奔赴战场,萨珊将军卢斯丹率领60000 人,以象军为前锋,双方战斗激烈,结果萨珊军队溃败,卢斯丹被杀,帝国的国宝“卡维旗”落在阿拉伯人手中。②翌年,伊斯兰军队占领泰西封,雅兹德戈尔德三世逃往东北高原。 642 年尼哈宛德之役,萨珊军队覆没。 651 年雅兹德戈尔德三世逃往木鹿,在一个磨坊中被杀害,萨珊波斯灭亡。 至此,阿拉伯人一改曾经的附庸和弱势地位,摇身变为萨珊波斯帝国的征服者。 阿拉伯人对萨珊波斯的军事征服改变了波斯民族在萨珊王朝时期高贵、强势
民族学考研正统哈里发时期和倭马亚王朝时期的波斯人_萨珊_阿拉伯…(民族学考研总分多少)插图
的地位,也改变了伊朗历史的发展进程。 对波斯人而言,从萨珊王朝时期的波斯到伊斯兰时期的波斯,是一个重要的转折阶段。

倭马亚王朝时期,阿拉伯人将波斯全境置于其统治之下。 倭马亚王朝沿袭正统哈里发时代的传统,遵循哈里发欧麦尔的著名遗训,奉行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合而为一的原则,实行阿拉伯穆斯林对非阿拉伯血统异教徒的统治。③倭马亚王朝时期的社会以统治阶级阿拉伯人为基础,由许多个习尚不同、信仰各异的民族所组成,王朝大权掌握在代表封建地主阶级利益的倭马亚贵族手中,居民大致被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等级是以哈里发统治者家族和地方高级官吏为首的阿拉伯人,他们地位优越,生活富有,构成贵族阶级。 另外,广大的阿拉伯人通常也被列入第一等级。第二等级是阿拉伯贵族保护下的平民“麦瓦利”(mawali),通常指阿拉伯人向外军事扩张后改信伊斯兰教的异族人(波斯人、突厥人、埃及人、柏柏尔人等)。 第三等级由获得信仰自由的各派教徒构成,他们是所谓“有经典的人”(他们承认穆斯林的统治权)——“迪米人”(ahl al-dhimmah)。起初,主要是同穆斯林立约的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后来也包括波斯的拜火教徒、哈兰的多神教徒、信奉原始宗教的柏柏尔人等。 第四等级是奴隶,处于社会最底层。

倭马亚王朝时期,波斯人的社会地位处于阿拉伯人之下,面临较为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民族矛盾也日益尖锐,冲突和斗争成为这一时期两大民族之间的主要交往方式。 波斯人是构成麦瓦利阶层的重要群体,同时也是倭马亚王朝的主要反抗者。 王朝初期,异教的被征服民族皈依伊斯兰教,构成了穆斯林社会的最下层,④难以取得与阿拉伯穆斯林同样的权利,要缴纳异教徒才缴纳的人头税。 非阿拉伯的穆斯林,尤其拥有强烈民族优越感的波斯穆斯林,⑤对此甚为不满,民族矛盾尖锐。

倭马亚王朝初期,政府行政机关在埃及和叙利亚来往公文使用希腊语,在伊拉克使用波斯帕拉维语(pahlawi,古波斯语)。 拜占廷的金币和萨珊波斯银币在帝国内部流通使用。 到王朝后期,哈里发阿卜杜拉·马利克(abd al-malek)揭开了阿拉伯化的序幕,⑥其政策主要包括两方面:其一,改革官方语言,推行阿拉伯语,取代非阿拉伯语。 把用希腊语和帕拉维语书写的政府文献与档案改为阿拉伯语。 帕拉维语不再作为伊拉克的官方语言,仅限民间使用。 这一政策在波斯人的聚居地造成严重的社会混乱,并导致流血事件的发生。 其二,实行币制改革。 695 年,哈里发马利克在大马士革铸造出纯阿拉伯的第纳尔(金币)和第尔汗(银币),伊拉克总督哈查吉,于696 年在库法铸造银币。①

伊拉克总督哈查吉(hajjaj-ibn-yusof)所实行的严厉举措是倭马亚王朝推行阿拉伯化政策的突出表现。 据穆斯林历史学家的记载,他处死上千名坚持使用波斯语书写的波斯人,虐待崇尚波斯文化的人,强迫波斯穆斯林用阿拉伯语祷告。②不懂阿拉伯语的波斯穆斯林排列成行,坐在阿拉伯人身后,重复阿拉伯人口中的祈祷词。 哈查吉在演讲中说道:“真主……我已经看到在我面前等待被砍头的脑袋,在头巾与肩膀之间血流成河的场景。”在哈查吉的严酷统治下,广大波斯籍麦瓦利遭到沉重的奴役剥削,不少人被挂上铅牌,禁止离开农村,呻吟于沟壑之中,常有患上瘟疫者倒毙在田野,过着“准农奴式”的生活。③

除了强制推行语言和币制改革,倭马亚王朝力图借助宗教的力量推行阿拉伯化。 由此,大批阿拉伯人移居至波斯人居住的呼罗珊地区,在当地传播伊斯兰教,加重了人们对倭马亚王朝的不满情绪。④尽管如此,直到741 年,倭马亚王朝在波斯不仅未能完成阿拉伯化的进程,⑤更引起了波斯人的强烈反抗。

从正统哈里发时代到倭马亚王朝时期,为了反抗阿拉伯人的统治,波斯人采取了包括刺杀、起义以及联合其他派别和势力共同反抗等手段。 644 年,波斯人菲鲁兹刺杀第二代哈里发欧麦尔,657 年在法尔斯、661 年在赫拉特分别爆发了反抗阿拉伯人统治的起义;伊拉克的波斯人通过支持阿里派和哈瓦里吉派来反抗阿拉伯人的统治,也曾支持并参与多起反政府活动,如阿卜杜拉·本·祖白尔、穆赫塔尔以及伊本·艾西阿斯等人的反抗行动。 波斯籍麦瓦利日益转向哈希姆家族,支持其建立新的政权。 他们强烈的民族主义热情和反抗情绪,为什叶派和阿拔斯人(哈希姆家族的分支)争夺统治权提供了有利条件,呼罗珊地区便成为反倭马亚王朝的主要基地。 至此,什叶派、阿拔斯人和呼罗珊人三股势力结为联盟,推翻了倭马亚王朝。

因此,倭马亚王朝统治期间,暴力与反暴力、压迫与反压迫以及奴役与反奴役,是波斯人与阿拉伯人交往和互动的主要表现形式。 但需要注意的是,暴力交往的背后,也隐藏着不同文化的碰撞、冲突和交融。 换言之,阿拉伯人借助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向波斯人等被统治民族强制输出阿拉伯文化,以期达到同化其他民族、稳固统治的政治目的,但阿拉伯文化在输入波斯地区并被波斯人缓慢接受的过程,事实上也是波斯人对阿拉伯文化进行“本土改造”、波斯文化对阿拉伯文化“反侵袭”的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